谢谢你们两周的陪伴回家的感觉真好

思泉风水网 风水布局 2020-04-21 00:33:33 0 我们  采样  隔离  回家  

今天是我在隔离点的第三个夜值。

驻点期满,天亮时分就要和来接棒的第7批小伙伴交班了。

是的,轮到我和点位的小伙伴们说再见了。夜色静谧,时不时传来“隆隆”的车流声,有些回忆也一波一波的解除隔离……早在春节前,奉贤开出首家集中隔离点召集第一批人员,中心的小伙伴们就抢着报名,经过了5批,24位小伙伴的前赴后继,3月21日,我终于接过了接力棒。

“红眼航班”的魔力特殊时期,人都是跟着“疫情”转,虽然国内形势向好,但是国际形势不容乐观,境外回奉人员需要被统一管理。

南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承包”这个隔离点有些日子了,但从我们这批开始“拓展转型”:从原先的国内重点地区人员和密接人群的集中观察转到境外回奉人员隔离观察。

环境要熟悉,流程要再制定,采样要学会,还得跟着政策随时更新工作任务,往往是下午眯了一会儿,醒来政策已经有了新的变化。

值守的第一夜,金玲怡、沈逸和我,深深体会到了境外“红眼航班”的魔力。凌晨2点,微信工作群里还在没完没了的预报即将到来的住户信息,想象着接下去的每一天都将陷入24小时无休无眠的困境。“你们先去睡吧,我守着值班电话,明天6点还有一堆的工作和报表。”金妈,我们对金玲怡的爱称,此刻语气中带着坚定。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个21:30准点上床的睡眠爱好者。“那你怎么办?总不能不睡觉吧,接下去9天不睡了?”“熬过今天再说吧,我一会儿桌子上趴一会儿。”回到房间,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焦虑起来:不行,得节省人力,得排班。披上工作服,揣着想法立马起身找大家商量,很快排班的事情就落实了下来,虽然夜值班出来补觉的时间很短,但总算是在人力不充足的情况下,有了点喘息。

接下去的日子,我们把隔离点按照住户类型和功能重新分区,把物资一一清点入库,把已有的工作流程按照实际重新优化,标本采样也熟练上手。

所有工作内容不分彼此大家一起做,但还是做了大致的分工。

金妈作为小组长,每天蹲点在七八个工作群里,上下沟通、确认、安排、调度,往往是晚上12点被催着去睡觉,早上6点已经在电脑前了。

沈逸每天“沉迷”在各种Excel表格内无法自拔,往往是夜值班出来还不肯去睡觉,“7点了我要给你们报饭”,“哎呀,我有个12点的报表要报送”,“21点了,今天隔离点的工作日志还没写好”……我倒是分到个闲差,做好一名“扣扣嗖嗖”的物资大管家。

“每一次穿脱防护服都倍感荣光”不知道是从第几天起,活就干得顺手起来。

虽然总会有突发的小状况,但是都顺利解决。

我们碰到过“牙疼”“口腔溃疡”“失眠求药”“下了飞机就恶心吐了”“我需要你们帮忙消毒脱隐形眼镜”等状况来求助的住户;碰到过产后40天还在产褥期,带着新生儿需要特殊产后关怀照顾的住户;遇到了人走了,发现行李忘带了,帮忙联系接驳巴士寻回归还的乌龙事件;还遇到了采样结果指示需要“待复测”的惊心时刻……按照惯例,采样报告会在每日下午3点左右出结果,那天快5点了,还是没有消息,好像有点反常。

刚过5点,疾控中心的电话来了:“7006的CG需要重新采样,请尽快完成,我们会加急送检出报告。

”没有过多的解释,电话就挂了。

WHAT?!重新采样?阳性需要复测?!一时间,大家都没了主意,说实话有点慌,赶紧向我们的“大家长们”汇报情况,让领导们商量着拿主意。

“怕不怕,要不陪你一起去吧,有人陪着安心。

”正好轮到区卫健委派来支援的柘林社区瞿琼采样,我看她的表情有点紧张,想要给她点支持。

虽然我们不是同一个单位,也仅仅是初识,那一刻,大家同为医护人员,同一屋檐下,同一个目标,惺惺相惜。

面对可能的风险,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我们的防护很安全,但此刻我的心里还是有点担心。

那天傍晚,同一批入住的五位住户被重新采样,直到次日“全阴”的结果出来才让我们松了一口气。

那是等待结果的一晚上,很多人无眠的一晚上。

“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在隔离点的工作,让很多人都在关心着我们,“大家长们”“小伙伴们”不仅时刻关心保障着我们的物资供给,还担心我们吃的好不好,老是来“投喂”。

隔离点负责人顾春妹见到我们一定会叮嘱:“水果一定要吃,牛奶也一定要喝”。

“别给我们带水果了,牛奶也想不到喝,水果都坏了。

”第二天,她却揣着新鲜的水果和可乐来了……如果说要统计这期间我们接收到最多的礼物的话,当属高频词“辛苦了”。

在机场值守的工作人员向我们预报即将入住的住户信息时,他们会说:“辛苦了”;在接驳巴士抵达GY做完交接后,他们会说:“辛苦了”;当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来交接采样标本时,他们会说:“辛苦了”;还有我们的住户们,总会在不期而遇的时候给我们温暖。

1012小任同学,在从英国回国的飞机上,因为坐在一位确诊病例的前后三排范围内,被定为密切接触者住进了隔离点,19岁的年纪本该最是活泼的时候,14天的隔离期,加上两天一次每次四管的拭子采样很是繁琐,第一次和最后一次还得加上一管血,这样封闭又枯燥的日子她一直很配合,没想到在最后一天的时候闹情绪了。

“政策规定14天,今天已经是14天了,你们为什么不放我回家。

”她有点激动,执拗的反复重复“14天,今天就该回家。

”,“小任同学,你今天还有最后一次采样啊,下午最后一次采样完成了,明天就能回家了,过了今天才算满14天,明天8点可以让家人来接你。

”我耐心地向她解释,她还是带着情绪。

知道她着急回家,第二天早上8点不到,我就联系她确定了家属抵达的时间。

当我来到她房门口接她时,她已经一扫昨日的不快,显得迫不及待,“小任同学,这是给你的新口罩,一会儿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太谢谢你们了,谢谢你们两周的陪伴,回家的感觉真好”这一瞬间,我俩会心的笑了。

“消失吧,黑夜!黎明的我们将获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